2015年3月21日 星期六

我最可爱的你,想你了。

中学毕业的时候,我们没有毕业典礼,也没有唱什么毕业歌,就这样分道扬镳。

那时的我们,苦恼着自己要走哪一条路。我记得毕业前,你很坚定地跟我说,你要读中文系。我说,中文系不会很难么?你说你就是喜欢。

我们的课室搁着一道墙的距离,说来也挺靠近的。你在班上是一个被大家孤立的同学,因为对大家来说,你很文静、长相平凡,甚至性格有点奇怪。中学的我们都爱和一些有点名气的帅哥美女做朋友,或者希望和别人一样,下课的时候有几个死党一起一面聊天一面站着吃东西(学校食堂太小)。那样的日子很珍贵,因为中学的友谊是最单纯的,我不喜欢你就和你作对,我喜欢你就多跟你说话。所以,在班上不讨喜的你就很少跟大家交谈。我有时就在下课的时候去找你,拉着你的手和你聊天。我不记得了,什么时候和你开始认识、说话。那时的我,喜欢认识很多很多的朋友,有天马行空的青春梦,喜欢和朋友传简讯聊天、喜欢煲电话粥。

一开始和你说话的时候,你很文静,过了一段时间,我就会吵你说怎么不给我反应,你就只是微微一笑。老师们开会的时候,我就跑到隔壁课室你坐的位子跟你说话。你通常认真地在做学校的功课,或者勤劳地在复习,与其他争取时间大闹的同学大相径庭。你隔壁的同学不在的时候,我就坐在你旁边和你嚷嚷,她在的时候,我就站在你前面跟你说话。你总是一幅认真做功课的样子,然后默默听我说话。

值豆蔻年华的我,有一个很傻的梦想,就是尽我的能力帮助身边的朋友,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所以不管你多安静、多沉默,对我完全不起作用,因为我对自己说我一定会改变你。我知道你心里有一些话很想找人说,只是害怕说出来了没有人会接受你,甚至更讨厌你。我就一直不放弃地在你身边绕来绕去、一直吵你,因为我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管过程或结局是好是坏,那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独特的故事,我会认真聆听,不会取笑,绝对不会。或许是你忍受不了我叽喳的程度,你终于开始慢慢和我说话。一开始你只说一点点话,或者我说一些好笑的事情的时候,你就扑哧一声地笑出来,不再像以前只是腼腆地微微一笑。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你开始和我说一些家里的事、朋友的事,或者心里的话。说真的,你家里的事有些我不太记得了,因为我那时很单纯地认为,就算是多么不好的事,那也没那么严重,总之任何事情只要我们愿意改变,就一定有转机。我只记得,你和家人的关系似乎比较不密切,有时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我听了通常都不会就静静地陪着你,因为我实在是继承我爸爸叽喳的基因。你遇到不开心的事的时候我会为你打抱不平,骂欺负你的人怎么可以这样做,就在你身边叫嚷,然后你就默默听我说,就说算了,或者有时也会和我一起骂说那人真过分。

我们的华语成绩在班上可以说算是挺不错的,有时我就拿我的华语作文给你看,偶尔你也会拿你的作文给我看,总是说自己写得不好,可是我就会一直称赞你,也给你一些评语,因为你真的写得不错,只是对自己太没有信心。每天下课的时候我们就聊一些琐琐碎碎的事,钟声响了的时候就舍不得回去上课。

我常常鼓励你开朗一点,和大家多说话,不要害怕被大家拒绝,而你就在有一天真的开始决定改变自己。大家对你突然其来的转变感到很惊讶、甚至有些慌张,因为你突然变得很热情、很开朗,见到大家会打招呼,甚至会主动去找同学说话。也就是说,简直是180度大转变。不要说别人,连我都被你吓了一跳。下课的时候你会主动来找我,会主动热情地跟我说话,甚至让我有时都不知道怎么反应,更何况是大家呢。所以大家又开始闪避你,觉得你很奇怪。对你这样的转变,我也很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

我忘了过了多久,或许你感觉到了大家对你的态度,你开始慢慢变回那个文静、害羞的你,只是还像以前一样和我说很多话,在别人面前就保持沉默。现在想来,我还真有点后悔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好好帮助你。虽然你这个人的性格比较特别,但是那都不是什么问题不是吗?中学毕业之后几次,我有出来喝茶的时候就会邀你一起出来,你常常不能赴约,所以我们很少见面。毕业一年之后,我去服2个月多的兵役,到了5月就匆匆忙忙地报上了一所大学。我忘了那时有没有和你告别,只记得毕业后和你的回忆很少很少,就算是放假的时候也很难联络上你。

你坚定地和我说你要读中文系的时候,我就开始被你打动。我本来就热爱华文这一个科目,也因为看到你如此坚定,原本决定要读设计系的我,开始考虑修读中文系。我和你说要一起到同一所大学修读中文系,可是我忘了什么原因,你去了南院,而我来到了拉曼。那时有点难过,明明是因为你我才有了读中文系的打算,没想到最后却不能一起读。

我们过着自己的大学生活,或许因为忙碌,很少联络。偶尔你会突然来联络我,我就突然地知道你不读中文系了,在诊所工作,后来又突然跑去台湾读历史系了。兜兜转转,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所喜欢的。你一向来都喜欢历史这一门科目,想当初为什么就没能把你叫来一起在拉曼修读课程呢。偶尔又知道了你在台湾那里结交了新男朋友,可是却分手了。你很难过,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帮你,因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得很模糊,我一直问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后来,你说你在那里有个知己,我就放心了。因为,有人代替我照顾你这个傻妞。


写了这么多我和你的回忆,其实没什么,就只是,想你了。很想去台湾找你,可是现在还找不到机会。你很少上面书微信那些,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络你。有时我又忙着自己的事,不能第一时间回复你。你暑假的时候我又没有放假。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到台湾去找你。我毕业的那天,你会来吗?真的很想去找你,可是我却放不开手上的事。总有一天,一定要找个机会去找你。你要等我哦。不管我们多久没联络,我真心希望和你的友谊长存,就像中学时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