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紫色摩天轮》

早在那天未到来的时候
紫色的摩天轮就爆发了
粉红色的伪装讥笑你我
直到沙土上的尘埃落地
落色的颗粒再也绘不出一个颜色


1:03 星期六 23.08.2014

快乐

《想写一首快乐的感觉》

我用黑框白字的键盘敲打着想念你的声音
你一定听得见 因为我坐在属于你的地方 感受你的存在
你问我在那个地方的哪一个位子 就像 默默感受我存在 在你存在的地方
你偷偷地微笑 我骂你 心里也在偷笑
分开的日子 就算很长 很令人思念你 但是 我现在却坐在你的位子 甚至 在我身后是属于你我的位子
一样的颜色 一样的味道 一样的气息 就算是不一样的日子 依然是一样的感觉
就像 你在我心中不变的位子
颜色会落色 味道会散去 气息会变弱 但是感觉一样存在 不会变

我最可爱的你,弥足珍贵。

喜欢·你可爱

陪你吹吹海风,到处乱走,这是我们彼此不约而同的默契。

地点不重要,形式不重要,有你在就好。

我喜欢,看你体贴温柔的样子。你像是流动式的储物柜,为我存放各种小物品。我轻手轻脚赤裸地踩在柏油路上,讥笑还在后面追赶的你。

意见不合的时候,我坚持我的想法,你就这样放任我。在你面前,我从来就没有做错的地方。

你有时候傻傻地让人扑哧一笑,有时候让我气得像机关枪一样嚷个不停。

你默默地陪着我,牵着我,我的心太花,喜欢放开你的手到处看看身边的风景。你一次又一次抓紧我的手,骂我调皮。

过马路的时候不用害怕,因为你就是我的电动驾驶盘,我不需要学会驾车,只是装个样子。
吃饭的时候,我的盘都是满满的,你的爱。不喜欢吃的小东西不会出现在我的盘子里。对你,也一样。有时你讨厌我喜欢的,这正好能互补,豆子茄子管它什么有我在就好。你总是招架不住我的小调皮,放任我的各种坏习惯,等到事情严重起来,你就像老态龙钟的老奶奶
一样说说念念,我就乖乖点头说不敢再犯了。

我像锅铲里的炒花生一样,叮叮咚咚跳呀跳呀吵个不停。你就喜欢我这个样子,有时就这样逗乐你。有时,我真的太吵了。那又如何?我就是要吵你一辈子。






大学生活的一点感触

今天去到某摊位打包午餐,由于时间较迟,我担心饭菜已经售卖完毕,摊主看着我向我点头说:还有。这样的方式,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不太舒服,我的心里会心一笑,默然走到摊位前。盛饭的另一位摊主盛了满满的饭给我(我已经声明要小份量的饭),只好叫他拨去一些再拨去一些,最后饭的份量还是比我们平时吃得多。摊主说,吃多一点嘛,我微笑。这时想起这个摊位的摊主总是给比较多饭,我又笑了。

天气燥热,我到隔壁的摊位买水果,水果被放在一个能够保持冰冻的玻璃保温箱(好难形容,因为不知道它正确的名称),把水果拿上来的时候,想把封口关上,却好像出了问题,原来是自己搞错封口的位置,摊主向我发出笑容,我也傻傻地回她一笑。

这里的摊主大多数都很有礼貌,有的甚至会和学生闲话家常。我通常会到唯一的素食摊位打包,摊主空闲的时候,就跟他聊几句,忙的时候就不聊。每次到他的摊位打包,他必定会称呼我的名字,再问我要多少份量的饭,有时也不需要这样问,久了他记得了就有一定的默契。

前阵子听说市议会明年不会再让这些摊位摊主在守卫亭那里摆放摊位,而这个消息已经证实了。我听到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某些驾车人士表示这些摊位这样摆放摊位非常不安全。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驾车人士不要随意停车,摊主也注意自己摆放车辆的位子。这可以是大家互相尊重的一种默契,基于这个原因,我觉得没有必要要求摊主收摊。其它原因我在这里不细谈,因为不太清楚了解。

由于学生的宿舍距离外面的店面有一定的距离,很多学生在交通不方便的前提下,选择到守卫亭的摊位打包。试想,倘若摊位都关闭了要这些学生们大热天走路或骑脚车到外面吃一餐,然后回到宿舍。炎热的天气,许多人选择在宿舍里避暑。或许你会说,可以致电外送食物。这些外送食物大多价钱昂贵,有的或许较经济,可是也要加一点车邮费。除了价钱方面,守卫亭的摊位的食物是许多外卖专送店面比不上的。两者同样有许多食物类型选择,可是谈到食物的品质,还是守卫亭的一些摊位较优。

也有人会说,怕晒就自己在宿舍包办三餐。不说天气炎热容易让人不适,这同样是面临交通的问题。对西湖宿舍的学生,常常到最靠近的大型超级市场,一自行驾车或骑摩哆到,二花费一些钱乘坐德士,三骑脚车或步行。对于住在西湖宿舍骑脚车或步行到超市的学生,总显得比较吃力。对于乘坐德士的学生,他们总不可能三天两头花钱到超市花钱。更何况,这里的学生要在短短的三年把浓缩的课程修读完毕,很多时候学生选择到外面解决三餐,因为自己没有闲暇准备三餐,尤其是到了报告和考试高峰期的时候。晚上的时候,守卫亭的摊位比较偏向小食和熟食类型。不过,也有少数的摊位贩卖粥食、粉类、包、果汁等饮料。刚刚说到店面距离宿舍有一段距离,倘若有些学生一个人在这里生活,无依无靠,生病的时候至少可以到附近的摊位买点粥食,下午也可以购买凉茶、水果。

这些摊位,不知不觉中成为学生们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一些摊主主要的生活经济来源。就刚才我提到的原因,驾车人士比起交通不方便的学生真的方便很多。我不是针对驾车人士,只是把我知道的稍微分析。

有人传言,这些摊主面临收摊的窘境是因为学校食堂的摊主投诉。这个传言无法证实,所以也不必把无名矛头设向他们。不过有一点我觉得是可以注意的。那就是许多摊位的食物质量不好,卫生方面也管理得不好。食物的口味,或许是个人口味的问题。但,食物不卫生就是所有人都会关注的问题。记得有一次,朋友在某摊位买午餐,竟然吃到已经快要腐坏的食物,我本身也有吃到隔夜菜的经验。学校一共有三栋大楼备有食堂,这对学生的数量远远不成正比还不说,学生也未必方便到那边打包午餐。我曾经在某栋楼的某摊位购买食物食用后吃到小石子,食物的味道也不怎么好。那次以后,我犹如惊弓之鸟,对那个摊位简直避而远之。其实,也有一些摊位售卖的食物经济又实惠,不过这还要顾及到学生的交通问题。在交通不方便的前提下,你总不可能待在宿舍为了打包午餐特地到学校去吧。我想,交通方便的人也不干这门事。更何况,学校距离宿舍同样有一段距离。至于晚餐,更不用说了,学校的摊位晚上并未摆摊。

还有一点,素食者往往选择较少,对于守卫亭那里唯一的素食摊位是非常欣慰的。一下人也在宿舍摆摊,对于素食者来说,倘若守卫亭附近的摊位关闭,那还能到那间住家打包,因为他是售卖杂菜饭,有一定的选择。那里的杂菜饭通常价格不会太高,不过那里售卖的一些零食、熟食或面包,相较一写地方就显得叫昂贵。荤食者同样可以选择偶尔食用素食,不过如果摊位关闭,他们的选择就少之又少(在不出去店面的情况下)。严格来说,就和素食者一样,只有一个地方选择。晚上,也有售卖面食类的住家,不过,总不可能让人每天吃同样的食物吧,这样不止吃了会腻,营养摄取是否足够还是另一个问题。通常晚上学生会选择到外面的店面解决晚餐,因为天气转凉了,或许他们在那时也比较空闲吧。以这样的趋势看来,我个人觉得守卫亭附近的摊位最起码下午是不能关闭的,其实到了晚上,关闭摊位也不是很理想。

我个人只是有一种感触,生活中很多小事情是我们值得注意的,这些小事情往往组成我们的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诸如以上。

以上纯属个人浅见,感觉不适者无须在意。


贰零壹肆年玖月拾柒日 星期三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