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你来

你搭着长途巴士
迫不及待地来到这里
你搭着短途巴士
匆匆忙忙地回到那里
我不在那里
你为我打点好一切
不管有多忙
就算最后无法完成一切
这些 是一辈子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后

天地混沌
月亮和太阳相爱
月亮觉得太阳不够爱它 太阳觉得月亮付出的爱不够多
盘古开天辟地
太阳守护着月亮
月亮思念着遥远的太阳   很久很久

梦呢



想作画,却发现连像样的画册都没有。
想追梦,却发现连追梦的勇气都没有。
是谁说追梦要握着航向盘?
是谁说作画就要秉着画笔?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我喜欢爱笑的你和你

如果可以,我想做任何你们之中的天使,或是主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使再也不想谨守职责了。主人变得越来越嚣张跋扈,天使再也看不到主人,恶魔代替了天使。谁是谁的天使,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每个人都是主人和天使,那是不是会更好呢?可惜,天使很自私,只愿意效忠自己认定的主人。于是,天使在主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守护主人。主人不知道天使的存在,找了自己的主人。其实,天使守护主人,主人就一定要守护天使吗?好像没有这样的道理。

你就是我的天使
保护着我的天使
从此我再没有忧伤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怎样才算足够

我知道,很天真。


天使与主人,你愿意吗?

我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那一天我是否说了那三个字。同样的剧情发生在同样的场景,如果那人依然是我?对白依然如一吗?

如果时间会说话,请让它告诉你,我欠你的那三个字;如果时间会说话,请让它告诉我,你欠我的那三个字。如果时间不会说话,我想记忆的信箱会说话。我把信箱里的留言一张一张、一遍又一遍放回原本的地方,可是每当你悄悄向它微笑时,所有的信张又回来了。我带着小窃喜,速而转变为失落,因为我害怕。你的记忆信箱里,是不是,蓝蓝的,懒懒的?


我不知道,是小脑袋对我说话,还是手上的表说的话。或许它们代替时间为我传达信息,它让我等,再等,直到你和我能够勇敢对彼此微笑的那天。如果时间到了,依然等不到那天,那你就去吧,它对我说。


心,懒懒的。如果那是我,请让时间告诉我;请让你的小脑袋告诉我;如果那不是我,请让时间告诉我,请让你的小脑袋告诉我。如果你不想告诉我,那请让时间剪成断。


谢谢你。

再见

是不是
因为我
那个角落
受冷落了

对不起
那本不是我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