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晚安日纪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晚安日纪,听了无数次,最喜欢在悲伤到不能自己的时候听。第一次听的时候,眼泪决堤。
《距离》
我查过百度
从我在的城市出发 到你在的城市
相距大约两百五十七公里
坐动车  用不到两个小时
但我再也没有去过了
那座让我又恨 又爱的城市


前阵子  就是我在微信里和大家说
我在深山里的那天
我和公司一起  去了离你城市很近的地方
登山  篝火  看日出
玩了两天之后  回家


我和好朋友坐在大巴车的头两个位置
绕过山路  高高的树和破碎的阳光
不断的后退  后退  后退
然后  车开进了高速公路
我看着路边的指示牌
放空的眼睛  忽然温暖了起来


和多年前一样
16、7岁的时候
每次学校放假  我都这样坐着大巴车回家
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路标
一点一点的  离你在的城市
越来越远
我的眼眶是温热的  心也是


想起当时的自己
那样的勇敢 义无反顾
那么坚定的相信
没有再想过别种可能
一点点 都没有想过


车子一阵颠簸
朋友转过头和我聊天
忽然松了一口气
回忆的漩涡 这次没有掉进去


我和朋友说
其实很想回去看看
看上学的时候  待过的城市
她说  想,就回去吧!反正那么近。


可是  不能啊。
我的耳机里  还是当年听的歌
但现在的我们
却不再是当时的我们了


一起哭过笑过闹过的一群人
都走散了
当时我们常逛的小店
也为了修地铁而拆掉了
我们的教室
后黑板的黑板报
也不再是我的字我的画了
公园里的海盗船
上面坐的不是我们了
在超市里玩捉迷藏
找到躲在货架后面的我的人
不是你了
我坐公交车
坐几遍 都找不到你家了
那个第一次约会的礼拜堂
我不会再遇见你了


熟悉的都变得不熟悉了
我还怎么回去呢?


我和我的过去
相距大约两百五十七公里
坐动车  用不到两个小时


但  我不会回去了


就让我这样远远的望着
把那时候的自己
一直一直
留在那里


晚安荼蘼 20151009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距离的人与人 吶






今天心情有些低落,我心想,是不是倒霉星在我身后如恶灵般给我下降头。玩过电脑版的大富翁游戏吗?想起那个画面,就像撞到倒霉星,它那张恶心的脸还发出声来说声恭喜你。
我今天把一件我平日总做得好的事情搞砸了,平日的淡定好像是假的。
你说,人有依赖性是件好事吗?在家的这段时间,很多杂事尝试帮忙处理,他们似乎也习惯了我这个左右手。我帮的事情不是很多,但也说不上少。
我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呢。你们知道对一个人的信任是如何一点一点地抹杀的吗?是不是从一开始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开始不尊重对方,因为不尊重,无法达成共识,沟通越来越少,可能也产生了误会,很多事不再解释,说几句话就结束、说几句话就误解对方。你不知道,那些我最近在努力的事,努力让你过得更快乐更简单的事。
这些事,我也无从告知我心房以外的人。小时候,我们心里那座城,长着布满星空的夜晚,渲染着五颜六色的彩虹。我们的脚步很轻快,那时天空很蓝,路很小,心很宽。长大后,我们像一颗沾满各种杂质的灰尘,化作地球里其中一颗尘埃,我们的距离被拉开,有时相处很难,想很多,话很短。堆满了一大堆的垃圾心塞事,却找不到适合的垃圾桶把它丢掉。我们化作自己那些心塞事的垃圾桶,把垃圾往自己身上倒,搞得自己一身狼狈。可是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倾诉了。那些你经历过很难过的事,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跟你说话,说没几句,大家又各忙各的,我们好难像那些年青涩无知的年龄,你听我一字一句形容得天花乱坠,我可以说很长很长的故事,你可以听很长很长的一段故事。有些事情,你说了,再了解你、再跟你要好的人,听了也不知所措,因为他不是你啊,你要求他给你什么呢?有时会选择逃避,逃避那些期待你变得越来越好的眼光,你害怕你做得不够好,你走得比他们慢,会被他们小声地在心里说:“你这人怎么搞的啊?”我总是觉得自己是个愚笨的小孩,我的反应总是慢三拍,我学数学总是比别人慢,我的头脑记不住复杂的公式,我要记好多次,才明白这些公式的用处。这些都是一个阶段吧,走过去了,就发现其实也真的没什么,没人会去仔细盘算你用了多少时间成长。
回到今天那复杂的心情,难道我是个过于执着的人吗?我真的很难接受,那些不懂得尊重你,还希望你尊重他的人。我真心不太喜欢被别人约束,你有你的天空,我有我的云朵,为什么要我也喜欢你爱上的那片天空?有时就是会意气用事一下,嘴巴说着不想理了,心里又有一把声音忍不住说你就帮帮忙吧。我害怕,我害怕这种依赖性会变成可怕的源头,恶果降临的时候,我自责,我不知如何是好。你不明白我这些忧虑。人与人为什么会越来越难坦诚相对呢?或许我们都需要去上聆听这门课。我是那种,你也是逼迫我,我越是抗拒的人,可能心里那个青春期的小女孩在中学的时候还叛逆得不够吧。男朋友说,我的优点是睡一觉起来就把不开心的事忘记,笑笑地对我说。是啊。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所以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