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抽丝的文字和心情

三更半夜,整个人突然很伤感。
看了《皮肤都干了》的完结篇,里面说到,友情/爱情/理想是不是不可以共存?我其实没有认真看,是跳着看的,可是看完了,整个人抽离不出来。很多回忆像密密麻麻的针孔又钻进我的脑洞里。我想跟他说,你看,你现在正为你的理想奋斗,而我和你依然还在一起呢,不过,这时候的他应该在呼呼大睡。每天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追寻,我也一样,告诉自己不要让彼此辛苦太久。
于是。我又去翻那些我关心的人们。是不是大家出来工作了写字的心情会变得越来越淡薄?还是很多人已经离开充满回忆的文字世界,向新的自己/抛开曝露给很多人的自己?所以我无法在这夜阑人静的夜里,关着灯,偷窥别人的心。很旧的文,看着依然伤感,心里依旧像抽丝般心疼。
你们,都过得好吗?你们,会偶尔想起我吗?你们,什么时候会再在三更半夜敲文?怎么办?过去很久了,回不去了。如果有时光机,我会很想回去,可是我又没有勇气改变即将发生的悲剧,我害怕改到最后,很多曾经拥有的失去了,曾经失去的拥有了,却是患得患失。
我不知道这是惯性,是人类的本能,是不是所有人对情感的后遗症?我有时很不喜欢这个突袭我的半夜,那种空虚、那种遗憾、那种疼痛,各种交杂的无力感,我只能找一个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方法掩盖。如果有一天,大家相聚在一个幽暗陈褐色的咖啡厅,会不会心就打开了?我怀疑我是那个还被锁着一角的人。我的乐观是我在生活上的优势,我的悲观是展现在一个极端的黑洞里,久久发起漩涡一次,然后覆盖。
下一次敲文不知道是几时,是什么主题?是工作?是爱情?是想念的朋友们?是即近又远的家人?大概我们都一样,想要赶快写,没时间写、没耐心写,要写的时候没有思绪。有些人,应该是慢慢淡出了我的社交媒体圈子,时而抓住我的眼球,时而被我抛到深渊。
啊.....是不是该来个同学会啊?
这个时间点,应该只有我在发神经,又或是,找一个人发神经也不太适合。
这首歌,伤感到让人失眠。很简单的影片,构思不复杂,可是给人的观后感很悠长,我想再看一次,找回那个认真追剧,认真对待很多小事情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的剧情与我无关,却让我想起很多和我有关的事情。
......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晚安日纪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晚安日纪,听了无数次,最喜欢在悲伤到不能自己的时候听。第一次听的时候,眼泪决堤。
《距离》
我查过百度
从我在的城市出发 到你在的城市
相距大约两百五十七公里
坐动车  用不到两个小时
但我再也没有去过了
那座让我又恨 又爱的城市


前阵子  就是我在微信里和大家说
我在深山里的那天
我和公司一起  去了离你城市很近的地方
登山  篝火  看日出
玩了两天之后  回家


我和好朋友坐在大巴车的头两个位置
绕过山路  高高的树和破碎的阳光
不断的后退  后退  后退
然后  车开进了高速公路
我看着路边的指示牌
放空的眼睛  忽然温暖了起来


和多年前一样
16、7岁的时候
每次学校放假  我都这样坐着大巴车回家
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路标
一点一点的  离你在的城市
越来越远
我的眼眶是温热的  心也是


想起当时的自己
那样的勇敢 义无反顾
那么坚定的相信
没有再想过别种可能
一点点 都没有想过


车子一阵颠簸
朋友转过头和我聊天
忽然松了一口气
回忆的漩涡 这次没有掉进去


我和朋友说
其实很想回去看看
看上学的时候  待过的城市
她说  想,就回去吧!反正那么近。


可是  不能啊。
我的耳机里  还是当年听的歌
但现在的我们
却不再是当时的我们了


一起哭过笑过闹过的一群人
都走散了
当时我们常逛的小店
也为了修地铁而拆掉了
我们的教室
后黑板的黑板报
也不再是我的字我的画了
公园里的海盗船
上面坐的不是我们了
在超市里玩捉迷藏
找到躲在货架后面的我的人
不是你了
我坐公交车
坐几遍 都找不到你家了
那个第一次约会的礼拜堂
我不会再遇见你了


熟悉的都变得不熟悉了
我还怎么回去呢?


我和我的过去
相距大约两百五十七公里
坐动车  用不到两个小时


但  我不会回去了


就让我这样远远的望着
把那时候的自己
一直一直
留在那里


晚安荼蘼 20151009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距离的人与人 吶






今天心情有些低落,我心想,是不是倒霉星在我身后如恶灵般给我下降头。玩过电脑版的大富翁游戏吗?想起那个画面,就像撞到倒霉星,它那张恶心的脸还发出声来说声恭喜你。
我今天把一件我平日总做得好的事情搞砸了,平日的淡定好像是假的。
你说,人有依赖性是件好事吗?在家的这段时间,很多杂事尝试帮忙处理,他们似乎也习惯了我这个左右手。我帮的事情不是很多,但也说不上少。
我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呢。你们知道对一个人的信任是如何一点一点地抹杀的吗?是不是从一开始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开始不尊重对方,因为不尊重,无法达成共识,沟通越来越少,可能也产生了误会,很多事不再解释,说几句话就结束、说几句话就误解对方。你不知道,那些我最近在努力的事,努力让你过得更快乐更简单的事。
这些事,我也无从告知我心房以外的人。小时候,我们心里那座城,长着布满星空的夜晚,渲染着五颜六色的彩虹。我们的脚步很轻快,那时天空很蓝,路很小,心很宽。长大后,我们像一颗沾满各种杂质的灰尘,化作地球里其中一颗尘埃,我们的距离被拉开,有时相处很难,想很多,话很短。堆满了一大堆的垃圾心塞事,却找不到适合的垃圾桶把它丢掉。我们化作自己那些心塞事的垃圾桶,把垃圾往自己身上倒,搞得自己一身狼狈。可是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倾诉了。那些你经历过很难过的事,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跟你说话,说没几句,大家又各忙各的,我们好难像那些年青涩无知的年龄,你听我一字一句形容得天花乱坠,我可以说很长很长的故事,你可以听很长很长的一段故事。有些事情,你说了,再了解你、再跟你要好的人,听了也不知所措,因为他不是你啊,你要求他给你什么呢?有时会选择逃避,逃避那些期待你变得越来越好的眼光,你害怕你做得不够好,你走得比他们慢,会被他们小声地在心里说:“你这人怎么搞的啊?”我总是觉得自己是个愚笨的小孩,我的反应总是慢三拍,我学数学总是比别人慢,我的头脑记不住复杂的公式,我要记好多次,才明白这些公式的用处。这些都是一个阶段吧,走过去了,就发现其实也真的没什么,没人会去仔细盘算你用了多少时间成长。
回到今天那复杂的心情,难道我是个过于执着的人吗?我真的很难接受,那些不懂得尊重你,还希望你尊重他的人。我真心不太喜欢被别人约束,你有你的天空,我有我的云朵,为什么要我也喜欢你爱上的那片天空?有时就是会意气用事一下,嘴巴说着不想理了,心里又有一把声音忍不住说你就帮帮忙吧。我害怕,我害怕这种依赖性会变成可怕的源头,恶果降临的时候,我自责,我不知如何是好。你不明白我这些忧虑。人与人为什么会越来越难坦诚相对呢?或许我们都需要去上聆听这门课。我是那种,你也是逼迫我,我越是抗拒的人,可能心里那个青春期的小女孩在中学的时候还叛逆得不够吧。男朋友说,我的优点是睡一觉起来就把不开心的事忘记,笑笑地对我说。是啊。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所以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純真年代

遙遙冰翠落芬爰,隱隱芳蹤綠小園,
竹羽花香飄髮際,斜云露水映晨喧。

/純真年代


我們的故事從這裡開始。
那是一路清爽的早晨,齒輪的急促滑動,猶如急於抓美好的夢。
雨後的落葉打在飛奔的我的肩上,卜揪一身把葉片甩開,留下遍地落葉。
我坐在迎新講座的學生席,聽著台上的導師伊伊阿阿的校園規範、優秀成績準則。你坐在不遠的那一排,位子的距離,我不記得了。我鼓起勇氣開口說話,我們選修的是中文系,上的是同一個班。我說我的名字是秀儀,你說你叫依雯,姓吳,所以你的名字是——吳依雯,簡稱——Yvonne。

你帶著不太理睬的嘴臉,我問:你叫什麼名?你:希文。在1號巴士站,學姐說,誒,你們都是中文系的耶!我說,是嗎?熱情地對照一下時間表,誒,一樣耶!那明天見咯!我還有一個朋友剛認識,也是我們的同學,到時介紹給你認識^^你說,因為那時跟你都不太熟,所以不想說太多話。
大姐大,和Ashley Alastor。你說,有些人註定就是我們生命中的過客,我們要學會放手。叫你阿寧感覺比較熟絡,取了這個暱稱。後來沒有再叫你阿寧,因為靖寧這個名字,讓我覺得更親切。很可惜你沒有來,那天總感覺少了什麼,原來是你的身影未出現。
我說,那些不愉快的過往都留在小角落,從今以後,我們陪你一起走。你像是我的大學生涯裡的超人,在我最需要援助的時候,你就出現了。
你說:我沒事,這點小事不算什麼。在已熄燈的房間裡,我靜靜聽你說,說說我對愛情的觀點。你的堅強和倔強跟我們很不同,就像平靜地走過浮沉的小舟,這是你。

你害怕孤獨,卻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離開。你的感動總是守在那顆我們都看不到的心。我希望我的擁抱和隔空簡訊,能讓你在靜謐的夜不哭泣。昨天和男朋友走過麵包專賣櫃,我說,不買了,我要吃有慧做的麵包。

你是單眼皮,咪咪眼配上愛笑的酒窩,竟是那麼漂亮。面對彼此的缺點,我們沉默寡言,我們默默選擇不諒解。嘗試對話的時候,我們竟覺得對方在大耍諷刺手法。很多次很多次想跟你說,認識你,我很開心、很珍惜,生日的禮物想交給你,卻還在我的收納箱裡靜靜地躺著。太多的話梗在心裡,最後來不及說出口,就算來得及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認識你,很幸福。

你很少在我們的飯局出現,和我們的交談直率、誠懇。一朵粉紅色的花,讓我覺得好開心。一片蝴蝶書籤,讓我覺得好珍貴。
你出現得比較晚。你的華文字很漂亮,心情卻總是潦草地不行。我們都太害怕失去太美好的人、事、物,有時想努力抓緊,像風箏斷了線,留下自己跌落在那荒蕪的草地。很多事我經歷得太少,懂得太少,未必能給你最良好的建議。我始終相信,我們都會越變越好,你將來會是那個別人都看不到你的過去的你,優秀的你。
認識了你們之後,才明白了什麼叫相逢恨晚。第一次吃飯是在我們剛認識的那幾個星期後,第二次吃飯是在我的畢業典禮那晚。認識你們1年,沒有頻密地聯絡。原來這就是人家說的“投緣”吶。一束巧克力簡直太讓人感動了,雖然我不是巧克力控,還是好喜歡。喜歡你們的真摯,喜歡你們給我的感動。
跟你們相處的時候很輕鬆、很開心。成長的路上有你們的陪伴,是上天給我其中一份珍貴的禮物。我們還要一起努力,幫助更多更多的人,像照片裡的我們一樣,開心幸福。
你是唯一一個,服兵役時認識的眾多朋友之中依然維持聯繫的。我一直都沒有忘記那段日子裡你給的感動。腳淤青的時候你幫我揉,漏了一些教練交代的事,你給我提醒。當大家選擇猜疑我的時候,你依然選擇關心我,這份感動一直在我心裡,沒有離開過。
謝謝你們大老遠陪我參加畢業典禮,你們送的花好漂亮好漂亮,我好希望它不會凋謝。爸媽,我畢業了。老爸因為拍不到我在台上拿文憑的照片,發起小孩子脾氣。抽不出時間出席的加家人們,我知道你們的祝福一直都在。
朋友們,我先謝謝你們的祝福。

我的課業壓力,我說的難過你不懂,可是你始終選擇相信我。你無條件的愛,是我最珍貴的禮物。花很美很美,因為紫色很好看很好看,你的心意很窩心。

花絮:
 
 
 
 
 
 
 


竹子的葉片和花兒的香飄灑,露珠剛在日出之前凝結,我們的回憶在雨後的花園集結、感動。這四年走過的風景,在這裡畫上句點
未完待續。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我想不到一个最适合的形容词回放、介绍你。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突然找不到你的部落格,顿时慌张,急忙找寻各种关键字搜索。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告诉自己,要习惯你已经不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角。
几个月过去了,闲来无事浏览别人的部落格,又突然想看一看你的近况,胡乱敲了一些朋友的名字凑在一起搜索,我竟然找到了。几年过去了,我竟然还有那一丝丝的雀跃。我看着你的部落格,回忆着那些我们都觉得像是一朵盛开又凋谢的花朵的往事。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没有追踪你的部落格的日子,原来我只是让自己不想起,放纵它之后,又冒出很多小气泡。
我们还是很珍惜对方的朋友,我们不再撕心裂肺地责怪对方的不坦诚,可是我不敢敲下追踪的鼠标,因为我很害怕这样的举动会让你不舒服,我默默地浏览你的近况,有时还害怕自己不小心登录了账号暴露了身份。你不像是生命中的过客,也说不上是未来的常客。,是一个,在旁人看来普通不过的代称,我对你的称呼。